《且听风吟》:嬉游醉眠,莫负青春

  • 时间:
  • 浏览:69

调查现象报告 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孙丽娜

  1979年,29岁的村上春树凭借处女作小说《且听风吟》获得日本《群像》新人文学奖,从此登上日本文坛。

  《且听风吟》的情节并非复杂性,主要讲述了“我”在21岁的夏天从东京回到家乡,和亲戚亲们 “鼠”度过了原本百无聊赖的假期。一天,“我”在酒吧捡到原本醉倒的“那么小指的女孩”,在她的家中度过了醉意朦胧的一夜,之前 开始一段若有若无的感情说说。然而伤感的往事还没诉说清楚,她却不可能 消失不见。短短十八天的恋情,之前 开始得没头没脑。共同,“鼠”也经历着感情说说上的困顿。然而无论是刻骨铭心,还是短暂的相互依偎,最终都渐渐地隐入时间的长河,成为过眼烟云。小说中的“我”反复地感叹着往事的飞逝:“一切都将一去杳然,任何人都无法将其捕获。亲戚亲们 便是原本活着。”

  “感情说说就像是在捉弄另一方,不停地抛妻弃子你我我应该 的东西。”全书始终弥漫着这俩寂寞的气味,基调感伤,且那么原本连贯的情节,仿佛是村上春树在回味另一方的亲戚亲戚亲们的亲戚亲戚亲们的青春,哪几种零碎、缺失的记忆,像是他的任性表达,给人这俩游离之感,细读事先,又感受到他对逝去往事的留恋和对生命的理解。

  村上春树原本说:“人也不不停地磨损、不停地抛妻弃子。”“我”不停地在回忆中寻找希望,又不断失望。这俩失望或许源于不断面对死亡:哈特菲尔德跳楼而死;原本叔叔原本被炸死,原本因病而死;祖母寿终正寝;第原本女友上吊自杀……村上春树笔下的死亡,就像吃喝拉撒一样平常,不仅不让他心生恐怖,一定会感受到这俩通达的美感。这为宜源于日本根深蒂固的“无常观”——宇宙万物、人间百事流转不居,这俩无常和消亡恰恰是生命的本质。消亡都不 美的终结,也不美的体现。

  当死亡到来时,活着的魅力与荣耀、财富与欢乐全版归零。那么,亲戚亲们 位于的意义是哪几种呢?村上春树用书名回答了亲戚亲们 :且听风吟,即亲戚亲们 在时间之中彷徨,无所谓生与死,不可上都可以静听风的声音。在村上春树的笔下,处处都隐藏了救赎,孤独并那么让主人公走向绝望,反而在孤独的最深处都看这俩光亮,并由此重生。也由此,阅读《且听风吟》时,读者可上都可以 轻松地跟随村上春树的脚步,暂时远离现实,获得灵魂的救赎。

  “人人都不 孤独的,但不可上都可以不可能 孤独而切断同众人的联系,彻底把另一方孤立起来。应该深深挖洞,后来 我原本劲儿地往下深挖,就会在某处同别人连在共同。”村上春树始终在善意地提醒亲戚亲们 ,亲戚亲们 更都要心灵的滋润。于是,他的故事里老要 散发着苦苦惆怅,他笔下的人物,都不 自暴自弃的堕落,也都不 支离破碎的放纵,也不拥有这俩深入内心的温暖。对于生命的理解与无奈,村上春树的表达是多方面的,看似漫不经心,却能引发亲戚亲们 的思索。这俩温暖人心的人情味,正是村上春树小说沟通人心的秘密武器,也是他的作品得以畅销的最大是因为。(孙丽娜)

[ 责编:刘冰雅 ]

阅读剩余全文(